您好、欢迎来到现金彩票网!
当前位置:九乐棋牌 > 外围处理机 >

陶磊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等一审刑事判

发布时间:2019-06-12 10:08 来源:未知 编辑:admin

  江苏省睢宁县人民检察院以睢检诉刑诉〔2017〕928号起诉书指控被告人陶磊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非法采矿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破坏军事设施罪,故意伤害罪;被告人陶帅犯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非法采矿罪,故意毁坏财物罪,故意伤害罪;被告人李昌浩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非法采矿罪,破坏军事设施罪,非法拘禁罪;被告人王坤旋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被告人刘升起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采矿罪,破坏军事设施罪,聚众斗殴罪;被告人郭端永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被告人王磊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被告人张震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故意伤害罪,诬告陷害罪;被告人徐宁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被告人刘化迎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被告人董昊陇犯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采矿罪;被告人陶飞、丁冠军、吴新刚、陈昌盛、丁海滨犯非法采矿罪;被告人佘飞虎、王家云犯诬告陷害罪;被告人刘占友、张小四、黄开心犯非法拘禁罪;被告人卢开封犯故意伤害罪一案,于2017年11月27日向本院提起公诉。本院依法组成合议庭,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睢宁县人民检察院指派检察员郭某21、张某21出庭支持公诉,被告人陶磊及其辩护人管晓东、王勇,被告人陶帅及其辩护人孙汝辉,被告人李昌浩及其辩护人刘建,被告人刘升起及其辩护人汪洋,被告人王坤旋及其辩护人蔡青,被告人张震及其辩护人毕振刚,被告人王磊及其辩护人袁超,被告人徐宁及其辩护人孙强,被告人董昊陇及其辩护人李娟、宋静,被告人陶飞及其辩护人叶文,被告人丁冠军及其辩护人朱雪,被告人吴新刚及其辩护人张官林、刘民,被告人卢开封及其辩护人赵昌良,被告人刘占友及其辩护人裴宝团,被告人张小四及其辩护人刘柔刚,被告人王家云及其辩护人王优,被告人郭端永、刘化迎、陈昌盛、丁海滨、佘飞虎、黄开心均到庭参加诉讼,现已审理终结。

  2009年以来,被告人陶磊、陶帅先后聚集被告人刘化迎及赵某11、邓某12(二人均另案处理)等社会闲散人员,通过非法承接工程,形成一定原始积累。2010年开始,被告人陶磊、陶帅为进一步扩大组织影响,攫取更多的非法利润,又先后聚集被告人李昌浩、刘升起、王坤旋、郭端永、王磊、刘化迎、张震、徐宁、董昊陇及梁某12波、张某222立、杨某1(三人均另案处理)等人,逐渐形成了以赵某11、被告人王坤旋、李昌浩、刘升起为骨干成员,被告人刘化迎、王磊、郭端永、张震、徐宁、董昊陇及梁某12波、张某222立和杨某1等人为一般成员的较为稳定的犯罪组织。该组织通过明确分工、制定纪律,又通过拉拢、腐蚀政府及基层组织相关人员,在非法从事房地产经营、非法采矿过程中,有组织地实施故意伤害、聚众斗殴、寻衅滋事、故意毁坏财物、非法采矿、破坏军事设施等违法犯罪活动,非法攫取巨额利益。其中,违规建设商铺及住房计41000余平方米,销售金额达40578614元;非法开采石灰石计183346.5吨,价值共计5201017.4元。被告人陶磊、陶帅将上述违法所得用于向组织成员发放工资、福利、高档消费、旅游以及提供作案经费、购买作案工具、为组织成员摆平事端等维系组织发展与稳定的违法犯罪活动。

  该组织以暴力、威胁等手段,有组织地实施违法拆迁、违规开发、非法采矿等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称霸一方。其非法拆迁行为导致张集镇张集村五组村民51户200余人长达6年没有居所,导致张集镇村民多次到镇、区政府及市信访中心等部门集访、闹访,并在西祠胡同等网络论坛发帖,引发舆情,徐州电视台行风热线栏目及淮海网等媒体跟踪报道,严重破坏了当地经济、生活秩序和生态环境,在徐州市铜山区周边地区形成重大影响。

  1.2009年9月1日,铜山区张集镇西孟村村民王某3、张某218在承建该村变压器厂围墙、车间等工程建设过程中,被告人陶磊、陶帅为争抢该变压器厂后续办公楼工程建设,纠集赵某11、被告人刘化迎及邓某12、陈某1等人至变压器厂工地强行放线退出工程建设,遭到王某3拒绝后,被告人陶磊、刘化迎以及赵某11等人即持木桩、匕首、斧头等追赶、殴打王某3,迫使王某3跳入河沟躲避。被告人刘化迎又持树枝抽打王某3,迫使王某3上岸,被告人陶帅遂将王某3手机摔坏,并对与被告人陶磊、刘化迎、赵某11及邓某12等人共同殴打王某3,致王某3闭合性胸外伤、四肢多处软组织挫伤。

  2.2010年9月1日,被告人陶磊在徐州市铜山区棠张镇违规开发“房美桂某1”小区过程中,以彩钢板送货员刘某12未及时送货为由,拒付货款并殴打刘某12。

  3.2011年上半年的一天,被告人陶磊在徐州市铜山区违规开发“汇金广场”小区过程中,欲强行占用村民张某23家鱼塘,遭到张某23拒绝后,被告人陶磊、陶帅遂纠集赵某11及被告人郭端永、刘化迎等人到场,被告人陶帅无故殴打张某23,将其踹入鱼塘内。

  4.2012年3月份一天,被告人陶磊、陶帅在违法建设“汇金广场”过程中,未经村民张某24、王某4、张某26允许,强行占用三家的菜地用于铺路。张某24、王某4、张某26到被告人陶磊、陶帅办公室理论时,被告人陶磊、陶帅及邓某12、范某,4等人借故殴打张某24、王某4,致张某24肋骨骨折、肺挫伤。

  5.2012年9月份一天,被告人陶磊在徐州市铜山区违规开发“汇金广场”小区过程中,安排邵某1带人强行将村民王某4门前道路挖断。因王某4阻止,被告人陶磊得知后,纠集被告人王坤旋到场并殴打王某4。

  6.2013年三四月份,被告人陶磊在非法承建张某225粮管所职工宿舍楼工程过程中,负责工地监理的该所副所长许某1向所长陈某2汇报工程存在质量问题。被告人陶磊得知后,赶至张某225粮管所所长陈某2办公室,当众辱骂并殴打许某1,后又指使被告人王磊对许某1进行恐吓、殴打。

  2012年10月27日,被告人陶磊、陶帅在徐州市铜山区棠张镇违规开发“房美桂某1”小区过程中,业主马某1因上房问题与被告人陶帅发生争执并厮打。被告人陶帅遂通过工人杨某2纠集被告人刘化迎等人到场,被告人陶帅持砖块与被告人刘化迎持铁锨等工具殴打马某1及其朋友赵某19、曹某1,致三人不同程度受伤。经鉴定,马某1鼻骨骨折、右手掌骨裂,其伤情属轻伤;赵某19、曹某1的伤情属轻微伤。

  2011年底2012年初,被告人陶磊、陶帅在徐州市铜山区违规开发“汇金广场”小区过程中,因村民张某25、张某22、胡某1不同意拆迁,被告人陶磊、陶帅即带领被告人郭端永及赵某11、陈某1等人,使用挖掘机强行将三户正在居住的房屋拆除,造成财产损失12万余元。具体分述如下:

  1.2011年11月份一天,被告人陶磊、陶帅纠集被告人郭端永及赵某11、陈某1等人强行将张某25家房屋及院墙拆除,造成财产损失价值人民币6万余元。

  2.2012年初的一天,被告人陶磊、陶帅纠集被告人郭端永及赵某11等人强行将张某22家房屋及院墙拆除,造成财产损失价值人民币2万余元。

  3.2012年初的一天,被告人陶磊、陶帅纠集被告人郭端永及赵某11等人强行将胡某1家房屋及院墙拆除,造成财产损失价值人民币4万余元。

  1.2009年9月1日,被告人陶磊、陶帅等人无故殴打王某3致其受伤后,王某3合伙人张某218(已判刑)电话联系被告人陶帅,双方约定在张某225林场工地斗殴。被告人陶帅、陶磊即安排赵某11及被告人刘化迎等人准备木方、铁锨等器械,并安排杨某1在高处观察对方动向。张某218纠集多人持械到场后,被告人陶磊、陶帅见对方人数众多,遂安排赵某11、刘化迎关闭大门,张某218等人投掷石块并冲入大门,被告人陶磊、陶帅等人持铁锨、木方与对方斗殴时,因铜山区公安局张某225派出所警车路过,张某218一方逃离现场。

  2.2012年10月27日,被告人陶帅、刘化迎等人将马某1三人打伤后,被告人陶磊、陶帅为防止对方报复,即安排被告人王坤旋组织人员前往“房美桂苑”小区看护售楼处,被告人王坤旋遂纠集社会闲散人员王某1王某16、王某17、杨某3、戴某、韩某等人到场。被告人陶磊安排被告人陶帅给被告人王坤旋一万元现金作为经费,安排被告人郭端永负责纠集人员的食宿及接送,并安排纠集的人员在“房美桂苑”小区毛坯房内埋伏。被告人陶磊、王坤旋为实施斗殴,购买钢管,并将钢管藏匿于被告人郭端永驾驶的轿车上。2012年10月29日,被告人王坤旋纠集的人员外出吃饭时,曹斌(已判刑)纠集孟召臣、冯富贵等8人蒙面持刀闯入“房美桂苑”小区售楼处及办公室,被告人陶帅、王坤旋等人未及取事先准备的钢管等器械,遂持桌椅、辣椒水等与对方斗殴。斗殴过程中,被告人王坤旋及工地技术人员杨某2等人被对方砍伤,后被告人陶磊、陶帅出资将被告人王坤旋及杨某2等人送医治疗,并为上述人员发放“慰问金”、“抚恤金”等。

  3.2016年11月16日,被告人陶磊、陶帅为霸占铜山区张集镇张集村村民王某2、王某1租用的位于张集镇老镇政府门东旁该村四组所有的三角花园土地,遂带领被告人张震、李昌浩等人强行将王某1等人垒砌的砖墙推倒。次日上午,被告人陶帅、李昌浩看到王某1等人修复被推倒的墙头,即电话向被告人陶磊报告,被告人陶帅安排被告人王磊召集组织人员到被告人陶帅办公室内开会。后在该办公室内,被告人陶磊、陶帅与被告人李昌浩、王坤旋、张震、王磊、徐宁、赵某11等人及被告人王磊纠集的人员共谋,计议再次推倒王某1等人所垒墙头,并为斗殴做准备。当日上午,被告人陶磊、陶帅带领被告人李昌浩、王坤旋、张震、王磊、徐宁强推墙头时遭到王某1等人阻拦,被告人陶磊、陶帅、李昌浩、王坤旋、张震、王磊、徐宁即持木棍等工具殴打王某2、王某1、宗某等人,致三人不同程度受伤。其中,宗某十根肋骨骨折、头部脑震荡,伤情属轻伤一级;王某1左腿膝关节骨折、王某2两颗门牙脱落,伤情均属轻伤二级。案发后,被告人李昌浩发现其朋友圈有人发布斗殴现场视频,显示被告人王磊有参与斗殴的行为,遂要求其朋友删除视频。被告人陶帅得知情况后,即安排被告人王磊到公安机关投案,并承诺动用关系为其办理取保候审,后被告人王磊于2016年11月20日到铜山区公安局张某225派出所投案后,在被告人陶帅为其缴纳3000元取保候审保证金后,于2016年11月21日被铜山区公安局取保候审。

  2011年10月16日,被告人陶磊以每年90000元的价格承包张某225镇城头村苗窝山320亩山林地。2015年10月份至2017年3月30日间,被告人陶磊在未取得采矿许可证情况下,安排被告人李昌浩、刘升起、陶飞及梁某12波、张某222立负责记账、管理秩序,并通过上述人员联系被告人丁冠军、董昊陇、陈昌盛、吴新刚、丁海滨等人组织运输车队、挖掘机等,非法开采苗窝山上的石灰岩矿石并出售获利。为防止组织成员谋取私利,被告人陶磊安排被告人李昌浩、刘升起及梁某12波、张某222立等人负责监督和统计盗采矿产的销售数量。经鉴定,上述人员共非法开采矿石183346.5吨,非法获利5201017.4元,其行为严重破坏了该山体的水土资源、生态环境。其中,被告人董昊陇参与非法开采矿石82181.1吨,非法获利2720205.5元;被告人陶飞参与非法开采矿石58946吨,非法获利2063110元;被告人吴新刚参与非法开采矿石32958.6吨,非法获利997418元;被告人丁冠军参与非法开采矿石28245.1吨,非法获利915329.5元;被告人陈昌盛参与非法开采矿石23000吨,非法获利575000元;被告人丁海滨参与非法开采矿石22000吨,非法获利550000元。

  2015年12月,被告人陶磊在苗窝山非法采矿过程中,明知该山上防空洞系军事设施,为非法获利,仍安排被告人李昌浩、刘升起及犯罪嫌疑人张某222立、梁某12波等人将防空洞洞口作为掩体的石料盗走,并将其中1571吨石料出售,非法获利31420元。

  1.2009年夏天的一天下午,被告人陶磊在承建张某225镇摩尔塑料厂建设工程时,因施工质量存在问题,该厂老板时某1将后续工程交由蔡某,4施工。被告人陶磊得知后,纠集赵某11及被告人刘化迎等人到场,威胁、恐吓施工工人吴某2等人,阻止其施工。

  2.2011年下半年的一天,被告人陶磊、陶帅在徐州市铜山区违规开发“汇金广场”小区过程中,带领被告人郭端永及赵某11等人前往张某225五组村民周某2家中,采取恐吓、威胁方式,迫使其同意拆迁。

  3.2012年年初的一天,被告人陶磊在徐州市铜山区违规开发“汇金广场”小区过程中,带领被告人郭端永及赵某11等人前往张某225五组村民张某26家中,采取恐吓、威胁方式,迫使其同意拆迁。

  4.2012年年初的一天,被告人陶磊在徐州市铜山区违规开发“汇金广场”小区过程中,带领被告人郭端永及赵某11等人前往张某225五组村民赵某110家中,采取恐吓、威胁方式,迫使赵某110、赵某12同意拆迁。

  5.2012年年初的一天,被告人陶磊在徐州市铜山区违规开发“汇金广场”小区过程中,带领被告人郭端永及赵某11等人前往张某225五组村民吴某1家中,采取恐吓、威胁方式,迫使其同意拆迁。

  6.2012年1月4日下午,被告人陶磊、陶帅在徐州市铜山区违规开发“汇金广场”小区过程中,切断张集村五组村民周某1家电源,影响其家人正常生活。周某1赶到现场理论,被告人陶磊、陶帅、郭端永辱骂周某1并将其衣服撕坏。

  7.2012年一二月份的一天,被告人陶磊、陶帅及赵某11等人在村民王某5家中还有瓷砖等物品的情况下,强行将王某5家房屋拆除,致其家中瓷砖等物品损毁。

  8.2014年初的一天,被告人陶磊在非法建设“汇金广场”过程中,未经村民张元让允许私自占用其田地堆放建筑垃圾,并造成田地内庄稼、树木损毁。

  9.2014年5月7日,被告人陶磊在非法建设“汇金广场”过程中,盗用村民赵某13家承包土地上的泥土,与赵某13发生争执并厮打。被告人陶帅带领被告人王坤旋及赵某11等人闯入赵某13家中欲行报复,因赵某13不在家,遂将其二楼房门踹坏。

  10.2015年二三月份的一天,被告人陶帅为不让承建商邵某1接收“汇金广场”,遂安排被告人张震、徐宁两次切断邵某1租房的电源,影响其正常生活。

  11.2015年5月份的一天,被告人陶磊在非法建设“汇金广场”过程中,故意滋事,两次带领被告人李昌浩、刘升起等人将刘某11售楼部大门上锁,影响其正常经营。

  12.2015年10月至2016年5月间,被告人陶磊在非法采矿过程中,故意毁坏铜山区赵疃林场白桥工区东小山西坡、西小山南坡林地计2.7967亩(1865.14平方米)。期间,护林员在对其违法行为进行制止时,被告人陶磊安排被告人李昌浩带领被告人张震、徐宁等人多次恐吓、威胁林场工作人员。

  13.2016年四五月份的一天,被告人陶帅因张某24举报其违规建设幼儿园,通过被告人张震找来社会闲散人员李某14辱骂张某24,并威胁张某24家人安全。

  2010年3月19日夜,被告人陶磊、刘升起与李某17、李某15在徐州市市区湖蓝枪鱼酒吧饮酒时,李某17因琐事与酒吧内多名外籍顾客发生争执、厮打并受伤。被告人陶磊为报复对方,安排被告人刘升起关上酒吧大门并电线等人前往现场准备斗殴,后因警察到场且外籍顾客被酒吧人员放走而未能得逞。

  2013年1月14日上午,被告人刘占友、张小四、黄开心为向某1追偿债务,在徐州市文化宫将陶某1强行挟持至车某,并带至被告人李昌浩位于铜山区张集镇万鲜楼酒店一楼办公室,被告人李昌浩安排被告人刘占友、张小四等人将陶某1带至万鲜楼酒店二楼宾馆房间,非法限制其人身自由,并对其进行辱骂、殴打。次日11时许,陶某1家人报警,铜山区公安局张某225派出所到场将陶某1解救。

  2015年2月27日15时许,被告人张震、卢开封与佘飞虎(已判刑)在“汇金广场”售楼部办公室内,因琐事与邵某1发生口角,后三人对邵某1头面部、身体拳打脚踢,导致邵某1两侧鼻骨及左侧上颌骨额突骨折。经鉴定,邵某1的伤情属轻伤二级。事后被告人张震、卢开封与佘飞虎计议,故意做虚假供述,由佘飞虎一人承担造成邵某1轻伤的责任,致被告人张震、卢开封未被追究。

  2015年5月9日下午,因“汇金广场”铺路占地,张集村村民张某24、张某27父子阻止施工,与被告人张震发生争执厮打。事后,被告人张震为报复张某24父子,与被告人佘飞虎、王家云计议,由被告人佘飞虎、王家云先后对被告人张震鼻部进行拳击,致其鼻骨骨折,后经鉴定为轻伤。被告人张震谎称其鼻骨骨折系张某27行为,据此要求铜山区公安局对张某27立案侦查,致使张某27被错误追究刑事责任。

  被告人陶磊、陶帅、李昌浩、王坤旋、刘升起、张震、王磊、徐宁、卢开封、丁冠军、陶飞于2017年3月30日被睢宁县公安局抓获;被告人郭端永、董昊陇于2017年4月13日、4月15日被睢宁县公安局抓获;被告人刘化迎、刘占友、张小四、黄开心分别于2017年4月20日、4月21日、4月28日主动到睢宁县公安局投案;被告人佘飞虎、王家云、丁海滨、吴新刚、陈昌盛分别于2017年6月1日、6月2日、6月5日主动到睢宁县公安局投案。被告人刘升起、王坤旋、卢开封、徐宁、王磊、刘化迎、刘占友、张小四、黄开心、佘飞虎、王家云、丁海滨、吴新刚、陈昌盛到案后,如实供述了上述犯罪事实。

  为支持上述指控,公诉机关提供了相应证据。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陶磊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组织、策划并参加持械聚众斗殴;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非法采矿,情节特别严重;故意毁坏他人财物,数额较大;破坏军事设施;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其行为分别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第二百七十五条、第三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非法采矿罪、故意毁坏财物罪、破坏军事设施罪、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陶帅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组织、策划并参加持械聚众斗殴;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非法采矿,情节特别严重;故意毁坏他人财物,数额较大;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其行为分别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第二百七十五条、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一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非法采矿罪、故意毁坏财物罪、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李昌浩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积极参加持械聚众斗殴;非法采矿,情节特别严重;破坏军事设施;非法拘禁他人,其行为分别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第三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非法采矿罪、破坏军事设施罪、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王坤旋纠集他人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积极参加持械聚众斗殴,其行为分别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刘升起积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非法采矿,情节特别严重;破坏军事设施;纠集他人积极参加聚众斗殴,其行为分别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第三百六十九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采矿罪、破坏军事设施罪、聚众斗殴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郭端永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积极参加持械聚众斗殴;故意毁坏他人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分别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二百七十五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故意毁坏财物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王磊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纠集他人积极参加持械聚众斗殴,其行为分别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张震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积极参加持械聚众斗殴;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意图使他人受刑事追究,情节严重,其行为分别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第二百三十四条、第二百四十三条第一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故意伤害罪、诬告陷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徐宁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积极参加持械聚众斗殴,其行为分别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二条第一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聚众斗殴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刘化迎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随意殴打他人,情节恶劣;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其行为分别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二百九十三条第一款、第二百三十四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寻衅滋事罪、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董昊陇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非法采矿,情节特别严重,其行为分别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九十四条第一款、第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非法采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陶飞非法采矿,情节特别严重,被告人丁冠军、吴新刚、陈昌盛、丁海滨非法采矿,情节严重,其行为均触犯了第《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三百四十三条第一款,均应当以非法采矿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佘飞虎、王家云捏造事实诬告陷害他人,意图使他人受刑事追究,情节严重,其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四十三条第一款,均应当以诬告陷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刘占友、张小四、黄开心非法拘禁他人,其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八条第一款,均应当以非法拘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卢开封故意伤害他人身体,致一人轻伤,其行为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应当以故意伤害罪追究其刑事责任。被告人陶磊、陶帅、李昌浩、王坤旋、刘升起、王磊、张震、郭端永、徐宁、刘化迎、陶飞、董昊陇、丁冠军、吴新刚、陈昌盛、丁海滨、佘飞虎、王家云、刘占友、张小四、黄开心、卢开封分别共同故意犯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系共同犯罪,应当对共同犯罪结果承担刑事责任。被告人陶磊、陶帅、李昌浩、王坤旋、刘升起、王磊、张震、郭端永、徐宁、刘化迎、董昊陇在判决宣告前一人犯数罪,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六十九条第一款的规定,应当数罪并罚。被告人陶磊、刘升起等人在蓝枪鱼酒吧聚众斗殴犯罪中,已着手参与聚众斗殴犯罪,因意志以外的原因而未能得逞,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十三条的规定,系犯罪未遂,可以比照既遂犯从轻或减轻处罚。请依法判处。

  被告人陶磊辩称:1.对于陶帅的经营项目其没有参与,其与起诉书指控的其他组织成员也没有经济、私人来往,因此其没有实施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行为,不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2.除第三起与王某2、王某1等人的聚众斗殴外,公诉机关指控的其余犯罪及违法行为均事实不清,证据不足。3.对于公诉机关指控的其与王某1的聚众斗殴犯罪,其没有持械,不能认定为持械聚众斗殴。

  被告人陶磊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1.被告人陶磊不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具体理由有(1)本案不存在以陶磊、陶帅为首的成员基本固定,组织结构稳定,有明确层级和职责分工的黑社会性质组织,呈现出两套截然不同,彼此不相联系的工作人员体系;(2)本案中不存在黑社会组织的组织纪律和活动规约;(3)陶磊所获取的经济利益并未用于违法犯罪活动或维系犯罪组织的生存发展;(4)被告人陶磊的影响力、危害性相对有限,未严重破坏社会经济、生活秩序。2.起诉书指控的寻衅滋事罪中均具有一定的起因,被告人陶磊不属于借故生非,更没有随意殴打,不构成寻衅滋事罪。3.被告人陶磊并没有直接参与陶帅殴打马某1的行为,该事实与陶磊无关,其不构成故意伤害罪。4.被告人陶磊在拆除张某25、张某22、胡某1三家的房屋后,又与该三家补签了拆迁协议,其主观上没有损坏公私财物的故意,客观上未造成公私财物的损失,不构成故意毁坏财物罪,且认定该房屋价值的证据不足。5.对于起诉书指控的与张某218、曹某1等人的两起聚众斗殴,均属于自我防卫行为,不构成聚众斗殴罪。6.对于与王某1、王某2等人的聚众斗殴中,陶磊并非首要分子,也未持械,不应认定为持械聚众斗殴。7.被告人陶磊主观上无非法采矿故意,且认定其非法采矿的数量和价值的证据不足。8.被告人陶磊拉走防空洞洞口石料的行为,不足以认定为破坏军事设施。

  被告人陶帅辩称:1.其不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2.关于寻衅滋事,第一起殴打王某3是因其而起,第三起殴打张某23是因为对方无理取闹,第四起殴打张某24、王某4,其没有动手,其余其均未参与。3.关于聚众斗殴,第一起与张某218斗殴,其安排人关闭大门是为了将对方阻止在外面,其没有打架的故意;第二起与曹某1等人斗殴,其是自卫行为;第三起与王某1等人的斗殴,因为对方的围墙占了其土地,其带人去的目的是推墙,不是为了斗殴。4.关于非法采矿,与其无关。

  被告人陶帅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1.被告人陶帅等人不符合黑社会组织的组织特征、经济特征、行为特征和危害性特征,不构成组织、领导黑社会性质组织罪。2.关于寻衅滋事罪,被告人陶帅等人系因为王某3阻工才发生打架行为,不构成寻衅滋事罪。3.关于聚众斗殴,第一起与张某218等人的斗殴行为系对张某218等人殴打行为的反抗,不应认定为聚众斗殴罪;第二起与曹某1等人的斗殴,系被告人陶帅等人的自我防卫行为,不构成犯罪;第三起与王某1等人的斗殴,被告人陶帅纠集人员的目的是为了推墙头,不是为了打架。

  被告人李昌浩辩称:1.其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2.其不知道防空洞及洞口的石料属于军事设施,其不构成破坏军事设施罪。3.其没有持械斗殴,也没有看到张震持械,其不构成持械聚众斗殴。

  被告人李昌浩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1.被告人李昌浩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2.关于聚众斗殴,被告人李昌浩一方中,只有张震从对方手中夺过木棍进行斗殴,其他人均未持械,不应认定为持械聚众斗殴。3.关于非法采矿,被告人李昌浩等人的非法采矿行为,达不到情节特别严重的程度,且非法采矿的金额500余万,证据不足。4.关于破坏军事设施,被告人李昌浩未参与盗拉防空洞门口石料的行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李昌浩参与实施破坏军事设施罪的证据不足。5.被告人李昌浩在聚众斗殴犯罪中未直接持械,在非法采矿中,也仅起辅助作用,均应认定为从犯,建议法庭对其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被告人王坤旋对起诉书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均不持异议。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1.被告人王坤旋在该组织中既不从事具体事务,也不管理组织财务,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更不能认定为骨干。2.关于聚众斗殴,第二起与曹某1等人的斗殴,系对对方殴打行为的自卫行为,且被告人王坤旋等人未及取钢管等器械,也未将钢管带至现场,不能认定为持械聚众斗殴;第三起与王某2、王某1的斗殴,在事前未商议持械,且在斗殴过程中王坤旋也未持械,不构成持械聚众斗殴。3.被告人认罪态度较好,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刘升起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不持异议,但其认为不应认定为骨干成员。

  被告人刘升起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1.被告人刘升起仅参与非法采矿、破坏军事设施罪和一起违法行为,且参与时间是在2014年才开始跟陶磊干,不应认定为黑社会性质组织的骨干成员。2.关于破坏军事设施罪,被告人没有具体参与盗拉掩体石料的行为,不构成破坏军事设施罪。3.关于聚众斗殴罪,被告人刘升起未纠集他人,且属于犯罪未遂,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4.被告人刘升起具有坦白情节,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张震辩称:1.其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2.与王某1等人斗殴,其没有持械。3.其没有威胁、恐吓林场工作人员。4.邵某1的轻伤不是其造成的,其不构成故意伤害罪。

  被告人张震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1.被告人张震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2.关于聚众斗殴,被告人张震殴打他人所使用的木棍系从对方人员手中夺取,不应认定为持械聚众斗殴。3.没有直接证据证明邵某1的轻伤系被告人张震的殴打行为所造成,被告人张震不构成故意伤害罪。4.被告人张震具有坦白情节,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王磊辩称:1.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2.其没有参加聚众斗殴的共谋,且在斗殴中没有持械。

  被告人王磊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1.被告人王磊主观上没有认识到陶磊等人建立了黑社会性质的组织,也没有参加该组织的违法犯罪活动,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2.关于聚众斗殴,被告人王磊一方未共谋持械,事中也未持械,不能认定为持械聚众斗殴,且被告人王磊在聚众斗殴中系从犯,具有自首情节,建议法庭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徐宁辩称:1.其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2.其不构成持械聚众斗殴。3.其没有威胁、恐吓林场工作人员。

  被告人徐宁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1.被告人徐宁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2.被告人徐宁不属于持械聚众斗殴。3.被告人徐宁具有坦白情节。

  被告人董昊陇辩称,其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1.被告人仅参与了非法采矿的犯罪行为,不构成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罪。2.被告人董昊陇具有坦白情节,被告人在非法采矿罪中应认定为从犯,建议法庭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陶飞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不持异议,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被告人陶飞对被告人陶磊等人无开采许可证的事实不知情,主观上不具有非法采矿的故意,且被告人陶飞参与的非法采矿行为不属于“情节特别严重”。

  被告人丁冠军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不持异议,其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被告人丁冠军系从犯,其具有坦白情节,建议法庭对其从轻或者减轻处罚。

  辩护人刘民的辩护意见为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吴新刚犯非法采矿罪,事实不清、证据不足。

  辩护人张官林的辩护意见为:1.对被告人吴新刚在2017年1月份及春节后至2月23日期间的采矿数量应从其犯罪数额中扣除;2.被告人吴新刚在非法采矿过程中系从犯,且具有自首情节,建议法庭对其从轻或减轻处罚。

  被告人陈昌盛、丁海滨、佘飞虎、王家云、刘占友、张小四、黄开心、卢开封对公诉机关指控的犯罪事实和罪名不持异议。

  被告人王家云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被告人王家云不是犯罪的提议者,且具有自首情节,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

  被告人刘占友、张小四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被告人刘占友、张小四均具有自首情节,犯罪情节较轻,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并适用缓刑。

  被告人卢开封的辩护人的辩护意见为,被告人卢开封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犯罪事实,且系初犯,建议法庭对其从轻处罚。

  2009年以来,被告人陶磊、陶帅先后聚集被告人刘化迎及赵某11、邓某12(二人均另案处理)等社会闲散人员,通过非法承接工程,形成一定原始积累。2010年开始,被告人陶磊、陶帅为进一步扩大组织影响,攫取更多的非法利润,又先后聚集被告人李昌浩、刘升起、王坤旋、郭端永、王磊、刘化迎、张震、徐宁及梁某12波、张某222立、杨某1(三人均另案处理)等人,逐渐形成了以赵某11、被告人李昌浩、王坤旋、刘升起为骨干成员,被告人刘化迎、王磊、郭端永、张震、徐宁及梁某12波、张某222立等人为一般成员的较为稳定的犯罪组织。该组织通过明确分工、制定纪律,又通过拉拢、腐蚀政府及基层组织人员,在非法从事房地产经营、非法采矿过程中,有组织地实施寻衅滋事、聚众斗殴、强迫交易、非法采矿、破坏军事设施、故意伤害及违法拆迁等大量违法犯罪活动,非法攫取巨额利益。其中,违规建设商铺及住房计40000余平方米,销售金额达4000余万元;非法开采矿石计182222.8吨,价值510余万元。被告人陶磊、陶帅将上述违法所得用于向组织成员发放工资、福利、高档消费、旅游以及提供作案经费、购买作案工具等,并在组织成员受伤后提供医疗费和补偿,在组织成员出事时,为组织成员摆平事端,寻求非法保护,以维系该组织的发展与稳定。

  该组织以暴力、威胁等手段,有组织地实施争抢建筑工程或土地、违法拆迁、违规开发房地产、非法采矿等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残害群众,称霸一方。其非法拆迁行为导致张集镇张集村五组村民51户200余人长达6年没有居所,导致张集镇村民多次到镇、区政府及市信访中心等部门集访、闹访,并在西祠胡同等网络论坛发帖,引发舆情,徐州电视台行风热线栏目及淮海网等媒体跟踪报道。其非法采矿行为,造成矿产资源损害及生态环境恶化。其上述行为,严重破坏了当地经济、生活秩序和生态环境,在徐州市铜山区周边地区形成重大影响。

  1.被告人陶磊的供述证实:(1)陶帅是其弟弟,其与陶帅手底下都有一帮人跟着干,陶帅嘴比较笨,在干工程建设的时候遇到困难都会找其,其会想办法给他解决,冲在第一线户老百姓房屋拆迁问题上,就是由其帮着出面进行拆迁的。从2009年至2013年8月间,其与陶帅在一起的时候,手底下有赵某11、王坤旋、刘化迎、郭端永、邓某12、陈某1、杨某1、杨某2、赵某111,他们跟着陶帅干。其中赵某11从2006年开始跟陶帅干工程,一直管理工地后勤,刘化迎从2008年就开始跟陶帅干,王坤旋从2012年就跟陶帅干,2013年给陶帅开了一年的车,2016年中秋节后又跟着陶帅干。郭端永从2010年开始跟陶帅干。从2010年开始,王磊一直在其与陶帅的工地上干塔吊租赁,王磊也从其手中承包一些小活干,张震和徐宁从2016年开始与李昌浩开始一起承包“汇金广场”的物业,跟着陶帅干。2013年8月之后,跟着其干的有李昌浩、刘升起、梁某12波、张某222立。(2)平时其与陶帅对手下人员的管理,陶帅平时散漫一点,其比较有原则,陶帅遇事可能会妥协,但是其不会,其定的规矩绝不能违反,一旦违反就不要跟其干了。其与陶帅的一个共同点就是手下的人必须要听招呼,听安排。其对于跟其干的人的要求就是其安排什么事他们都要听从安排,各人干好各人负责的活,不要捣蛋,谁要是捣蛋,直接撵滚,比如梁某12波就是因为在山上私自卖石头给其捣蛋被其撵走了。(3)早期的时候,其与陶帅在一起靠几个工程,建厂房赚钱。后期,陶帅是靠“房某桂某1”小区、“汇金广场”以及贾汪的工地开发赚钱。其靠自己的几个工程赚钱,开发苗窝山之后以开采山上的石头赚钱,以山养山,以山养人,苗窝山上建度假村开支,包括员工的工资都是从采石的钱里出。其和陶帅平时对待手下人,过年过节发福利,吃吃喝喝,还有因为工地的事情和别人打斗时,陶帅给过王坤旋两次钱,大概花了一万多,因为殴打王某1的事情,给王磊办取保,花了3000元保证金。其在山上开采石头时,每吨多给李昌浩一块钱提成,是因为李昌浩平时既帮其又帮陶帅,功劳比较大,其以提成的方式多给钱。(4)其给四人发放每月3000元工资,从2016年10月至案发,其按每吨石头0.75元给每人提成。另外在给徐盐工程送料过程中,其给每人3000元作为报酬。在“房某桂某1”与曹某1一方斗殴过程中,其与陶帅给王坤旋一万元作为斗殴经费,并带领王坤旋购买钢管等作案够根据,在王坤旋、杨某2、张某226等人受伤后,其安排郭端永、刘升起在医院照顾王坤旋、杨某2、张某226,陶帅为其交一万两千元住院押金,后其给张某226两千元抚恤金,给杨某2四万元补偿,并给杨某2工资涨到四千块钱一个月。期间,三人住院一共花费四万七千元,该费用都是陶帅出的,其垫付了八千元押金。(5)其与陶帅从2009年干工程以来,干了一些违法犯罪的事,其中2009年在摩尔工程塑料厂威胁、恐吓工人,2009年9月因为争抢变压器工程殴打王某3,接着又与张某218带来的人打架,2010年打了送货的司机,2012年6、7月,因为拆迁打了王某4、张某24,2012年9、10月,在棠张工地殴打了马某1,接着与曹某1一方又发生打斗,2013年10月,在粮管所殴打了许某1。2014年3月打了赵某13,2016年左右其开始在苗窝山非法开采石头,2016下半年与王某1等人争地发生打斗等等。

  2.被告人陶帅的供述证实:(1)2012年之前,陶磊与其在一起干,后期除了与其一起搞“汇金广场”的工程之外,陶磊自己在苗窝山上搞农业开发,平时如果其有什么处理不了的困难棘手的事,如张某225镇后楼村5队5组的拆迁开发,以及打架的事情,其就会给陶磊说,找他帮忙。跟其干的人员有赵某11、王坤旋、刘化迎、张震、徐宁、王磊、陈某1、杨某1、杨某2等人,跟陶磊干的人员有李昌浩、刘升起、张某222立、梁某12波等。跟其干的人都听其的,跟陶磊干的听陶磊的话,但两边如果遇到打架之类的麻烦事,也都会用对方手底下的人。其中,赵某11在2006年开始跟其干,给其看工地,收建筑材料,从每月一千五到后来提高到后来的两千加提成,王坤旋从2012年开始给其开车,直到2015年离开了一段时间,2016年又继续给开车,刘化迎从2008年跟其干,前期打杂,后期在工地干管理和收料,一个月2000元。张震、徐宁前期跟刘某11干,后跟其干,王磊从棠张工地的工程开始出租塔吊,后期承包其给的工程,李昌浩从2015年开始跟陶磊干,帮陶磊管理所有的事情,刘升起、张某222立等人从2014年前后开始跟陶磊干。在其与陶磊共同拆迁张某225五组的房屋时,比较固定的人员有郭端永、赵某11、邓某12、陈某1等人,邓某12、陈某1主要是劝说和动员老百姓拆迁,郭端永则是在与拆迁户发生冲突时吓唬拆迁户。另外,在拆迁过程中遇到与人发生矛盾,陶磊就让王坤旋找十几个社会上小青年,在村庄里转,目的就是让拆迁户害怕,起到威胁他们的作用,迫使他们拆迁。(2)跟其干的人心都挺齐,分工都比较明确,各人负责各人的事情,王坤旋只听其个人的,张震和徐宁负责物业方面的事情,但有事大家会相互帮忙,陶磊那边陶磊说了算。平时其要求手下的人做事要听招呼,安排什么事都得执行,比如几次与人打架,其让王坤旋、王磊找人,他俩就都找人了。除了各负其责外,其还要求大家要相互配合,上班不能喝酒,准时上下班,如有处理不了的紧急事情,必须及时向其汇报,有事的时候一叫就到,比如打架时,王坤旋、张震、徐宁一叫就都到场了,不听招呼的就得被处罚,在山上,梁某12波私自卖石头就被陶磊开除了。(3)其自2009年先后承包、开发过摩尔公司的工程、“房某桂某1”小区、“汇金广场”等,陶磊的主要经济来源是开山卖石头,其与陶磊以及手下的人在承包工程期间做过一些违法犯罪的事情,其中2009年为争夺变压器办公楼工程殴打了王某3,2012年在“房某桂某1”小区殴打了马某1,后又殴打了张某24、王某4,2015年威胁过张某24,2016年与王某1争地打群架,将对方三人打伤等等。其参与打架的这些事都是与其利益有牵扯,如与王某3打架是因为争抢变压器厂办公楼的施工权等。(4)平时其给手下的人发放工资,手下的人也能从其身上得到好处,如其每月给赵某112000元工资和卖房提成,张震、徐宁从其手中承包物业干,王磊等人从其手中承包工程。逢年过节其给每人发五百到一千不等的过节费,或者是发一些米、油之类的东西,比如2014年春节,其曾给过王坤旋五千元的过节费,平时经常带手下的人吃吃喝喝、唱歌什么的。另外,手下的人买其房子其给予优惠。(5)平时跟其干的这些人出了事如果是其这边的事情,由其出面解决,该出钱出钱,如果是陶磊那边的事情,由陶磊出面解决。比如在棠张工地和马某1打架,王坤旋等人被砍伤,后期的医疗费、补偿费都是其出的,之前其也给过王坤旋一万元钱用于叫人来帮忙打架;与王某1打架那起,其为王磊向派出所缴纳了3000元保证金,并送给办案人员两条苏烟。(6)工程建设过程当中,其曾找规划办主任唐某、张某227协调,春节期间给与购物卡,2011年给张某225大队书记徐某,42000元购物卡,2016年给张某225派出所吕某送两条苏烟。

  3.被告人李昌浩的供述证实:(1)跟着陶磊干的有其和刘升起、梁某12波、张某222立,2017年初,梁某12波被撵走后,陶飞又加入,只要是跟着陶磊的,在苗窝山上以搞旅游创业小镇的名义偷采石头向外卖。在山上,陶磊是大老板,整体负责全面的事情,有人来山上检查,平时打架需要派出所处理等,都是由陶磊负责协调,赔钱也是陶磊来赔,其这些在山上干的人,都要听陶磊的,其余的人各有各的分工,其主要负责协调外围,如拉石头的车被拦,山上的人闹事打架,都是由其出面解决。2017年之后,其又兼管山上卖石头的帐,梁某12波和刘升起最初是负责山上白天的事情和记账,2017年梁某12波被撵走以后,山上的帐转交给其,刘升起负责白天山上的所有事情,包括挖掘机干活,夜里由陶飞和张某222立负责。(2)陶磊平时要求我们各人干好各人负责的事情,不要捣蛋,谁干不好或者捣蛋,就不要在山上干了,直接撵走,如梁某12波私自放其他车辆到山上偷拉石头卖,就被陶磊撵走了。(3)跟着陶帅干的有其和张震、徐宁、赵某11、王磊、杨某1等,其中陶帅是“汇金广场”的老板,全面负责小区的事情,其和张震、徐宁负责物业,协调小区纠纷,赵某11负责看仓库打杂,杨某1是施工队队长,王磊跟着陶帅干塔吊。在“汇金广场”,陶帅要求手底下的人必须听他安排,谁不听安排在“汇金广场”也干不下去,其中,张震、徐宁如果苗窝山上有事情,其也会带着二人到山上去处理。(4)陶磊和陶帅的经济来源,其中陶帅就是开发房子,陶磊之前也是开发房子,后来从镇政府接修路、修桥的活,之后就是在山上开采石头。(5)其跟着陶帅干的最严重的一次违法犯罪的事情,就是争地打群架,将王某1、王某2、宗某三人打伤,跟陶磊主要是非法开采石头,以及因为拉防空洞的石头带着张震、徐宁与林场的人发生纠纷等。(6)从2015年底到2016年三四月,陶磊给每个人贰仟元到三千元不等的工资,2016年三四月份之后,按开采石头的吨数给提成,其和刘升起、梁某12波、张某222立每吨石头提成0.75元,梁某12波走后,陶飞也是按照每吨0.75元计算。陶磊平时比较大方,经常带手下的人出去吃饭喝酒,从来不需要手下的人花钱,而且陶磊比较讲义气,手下的人找陶磊借钱、借车,陶磊从来没有拒绝过,平时过年过节发福利,2016年中秋节,陶磊给每人发了两桶油、几箱水果,春节每人发两瓶酒,一坛肉和一箱水果。(7)之所以说陶磊、陶帅是其这些人的头,是因为在山上大事小事都得听陶磊的,陶磊安排干什么就得干什么,在“汇金广场”大大小小的事情就得听陶帅的,打架之后协调赔钱的事情,都由陶帅解决。

  4.被告人刘升起的供述证实:(1)在苗窝山上跟陶磊干的有其和李昌浩、张某222立、梁某12波、陶飞。其中,李昌浩负责外围,处理打架斗殴,有人拦路拦车以及山上的其他突发事件以及记卖石头的账目,山上人一般叫他“二把手”。2015年到2016年上半年,其在料场看吨数,梁某12波和张某222立轮流在山上记车数,2016年以后其和梁某12波轮流在山上看挖机施工,夜间开票。2017年2月份以后,陶飞接梁某12波的班,与其轮流上夜班开票,白天看挖机干活。(2)陶磊提出苗窝山上的东西都是他的,让其这些人看好山,不要让人随便上山拉石头,外围有事找李昌浩处理,其他人都要去架势,并规定运石头的车队下午四点前不要上山,六点以后才能上山,在2017年2月份,陶磊给大家开会,明确的分工。梁某12波因私自拉山上石头去卖,被陶磊撵下山。(3)刚开始在山上的时候,陶磊给手下的人每月发两千到三千元不等的工资,2016年上半年开始给大家提成,并且许诺跟他干的人出力了,将来给套房子。其在2015年家里盖房从陶磊的工地拉了四五吨钢筋、方木等材料,陶磊没有要钱。另外2015年,陶磊还带其到山西、陕西、内蒙、宁夏去旅游,2014年曾带李昌浩去旅过游,平时经常带大家去饭店吃饭,过节有过节费、酒、水果等,还曾多给其和梁某12波三千元过节费,卖山上的塘渣时给其和梁某12波、张某222立、李昌浩每人三千元,垫路基时给过李昌浩二万元。(4)2015年,陶磊让其送给城头村书记李某185000元,主任李太权2000元,过节时送过酒、水果给他们,还带李某18去成都旅游过,原因就是陶磊所承包的山就是从城头村承包的,为了开采和运输石头获得方便。另外,当时冠山村想焊限高杆不让拉石头的车过,防止把路压坏,陶磊找村书记协调,将限高杆做成活动的,可以用锁锁上,陶磊拉石头的大车能过,其他拉石头的车不能过,为此陶磊送给冠山村书记、主任一千元卡,给书记两条烟。除此之外,陶磊还带苗窝山的老干部等去吃饭,逢年过节送酒、水果等,也是为了开采石头之后好走车,没有人去举报。陶磊说每年都要送好几万元的礼。(5)陶磊主管山上采石,陶帅主管山下“汇金广场”,平时没事不问,有事的话就问事,比如“汇金广场”和人打架,陶磊就要管,其曾经帮陶磊从苗窝山上拉了十几车渣土,拉去垫陶帅“汇金广场”的工地。这件事是陶磊安排给李昌浩办理的,渣土没有要钱,因为陶磊、陶帅兄弟俩是一体的。

  5.被告人王坤旋的供述证实:(1)在其这一伙人中,陶磊是老大,陶磊下面就是陶帅,李昌浩,其与张震、徐宁、王磊、赵某11都听陶帅的,郭端永、刘升起、梁某12波听李昌浩的,王磊既跟陶磊干又跟陶帅干。之所以说陶磊是老大,是因为发生的事情都是陶磊来安排,比如在棠张打架其被砍伤,大家都听从陶磊的安排,还有就是2016年打王某1那次,也都是等陶磊到了之后,陶磊给大家吩咐过之后才去的。平时陶磊、陶帅要求大家要听从安排,按照吩咐的去做事,如果不听话就会被撵走,比如陶帅在歌厅被人打,夜里给其打电话,其就得连夜带人过去。(2)其是在2011年就开始跟陶磊干了,陶磊安排其看工地,如果有人找事闹事发生冲突,就帮着陶磊撑场架势,2013年年底,其又跟着陶帅干,给陶帅开车一直到2014年9月份,2015年外出打工,但是一直与陶帅有联系,2016年又继续跟陶帅干。陶帅之所以让其跟他干是因为其有一帮朋友,陶磊、陶帅有事其能将其一帮朋友喊来帮忙架势,还有一个原因就是其比较听话,有什么事一喊就到。(3)陶磊、陶帅主要以开发房地产、开采石头为主要经济来源。其跟着陶磊、陶帅干过一些违法犯罪的事情,其中2012年在棠张售楼部,其纠集王某15等六人帮陶帅打架,2013年帮陶磊打王某4,2014年帮陶磊恐吓赵某13家人,2016年帮陶磊、陶帅打王某1等。陶磊、陶帅之所以让其帮忙做违法犯罪的事,主要还是为了争夺利益。比如,打王某1这次,一方面是为了争地,另一方面是为了通过打架让老百姓害怕,以后不敢再阻拦陶磊、陶帅拆迁和开发。而其之所以要帮陶磊、陶帅干违法犯罪的事情,是因为陶磊、陶帅是大老板,有钱有势,跟他们混有面子,也能混到钱,而且出了事也不需要由其个人承担,比如2012年在棠张打架,陶磊、陶帅曾给其及其带来的朋友一万元,作为酬劳,其被砍伤后,医药费也是由陶磊、陶帅承担。(4)其在跟陶磊干的时候,陶磊给过其几千块钱作为零花,还给过其一张一千元一张的购物卡,2012年在棠张打架给过一万元好处费,2013年陶磊打地基让其拉石子垫槽子,其从中赚了九千余元。跟陶帅干的时候,陶帅十天半个月就给其五六百块钱零花钱,2014年春节,陶帅给过其五千元过节费,2016年其找陶帅买房子,陶帅给其优惠。

  6.被告人张震的供述证实:(1)陶磊和陶帅是亲兄弟,陶磊之前与陶帅一起开发“汇金广场”,后来陶磊自己到城头村以农业开发的名义包山非法开采石头用于出售。跟陶磊干的有李昌浩、刘升起、梁某12波、张某222立。跟陶帅干的有其和李昌浩、徐宁、赵某11、王坤旋、王磊、杨某1、郭端永,有时卢开封也会跟去架势。在苗窝山上陶磊以开发的名义非法开采和倒卖石头,李昌浩、刘升起、张某222立、董昊陇帮陶磊管理山上各方面的事,其中李昌浩帮陶磊总管山上的事,张某222立夜里往外运石头,刘升起开挖掘机,梁某12波在山上打杂,后梁某12波因偷卖石头被陶磊赶走,陶磊山上有人找事,陶磊手下这些人,还有郭端永都要帮忙架势。在“汇金广场”,陶帅安排其和徐宁、李昌浩干物业,管理“汇金广场”,陶帅因为工地的事情跟人打架,其和李昌浩、徐宁就帮陶帅处理,帮着陶帅打架。李昌浩在苗窝山上和“汇金广场”都干,在“汇金广场”,他和赵某11负责卖房和看工地,王磊负责开塔吊,杨某1负责施工队,王坤旋帮陶帅开车,打架时也帮忙架势。其虽然跟着陶帅干,但在山上有人找事打架时,其和卢开封也会上山去帮忙架势。(2)大家都听陶磊的,陶帅是陶磊弟弟,也听陶磊的。其跟着陶帅干,既听陶帅的也听李昌浩的,在陶磊山上干的人,陶磊不在的时候就都听李昌浩的,山上有事情需要帮忙架势,都是李昌浩安排其和徐宁、卢开封帮忙架势。陶磊、陶帅对手下人的要求就是有事一起上,不能躲,大家要齐心,打架出事由陶磊出面摆平。有一次打架之后,其和李昌浩没上去帮陶帅打人,陶帅就骂了其和李昌浩。(3)陶磊和陶帅在张某225混的好,一个开发地皮,一个开发石头,都是有钱的大老板,其跟他们干很有面子,他们有事时叫其帮忙处理,其也愿意出头,打架出了事都是由陶磊和陶帅花钱摆平。陶帅“汇金广场”开发的房子低价卖给其一栋,“汇金广场”的物业也交给其来干,其跟着他们干能赚到钱,加上平时陶磊、陶帅经常带其吃饭、喝酒、KTV,一晚上消费都在五六千元,这些钱都是陶磊、陶帅出,所以其就愿意跟他们干。

  7.被告人郭端永的供述证实:(1)其从2009年开始跟着陶磊、陶帅干,其是他们的小马仔,帮他们出头,帮他们打架,陶磊、陶帅是老板,是其这群人的头,其他人都是跟着他兄弟俩干的,其中其与赵某11、陈某1、杨某1等人跟着陶帅在工地上干,刘升起和梁某12波跟着陶磊在山上采石头,李昌浩和王坤旋既跟着陶磊干,也跟着陶帅干,张震、徐宁跟着李昌浩干,受李昌浩的直接领导,陶磊、陶帅安排李昌浩,李昌浩再带张震、徐宁去处理,李昌浩、王坤旋、张震、徐宁都是陶磊的打手,其也帮陶磊、陶帅打架。(2)陶磊、陶帅要求其这群人要听从安排,要求干什么,其就得干什么,有事打电话,招呼就过去。其帮着陶磊、陶帅打架架势,陶磊、陶帅会将一些小工程承包给其干。(3)其帮陶磊、陶帅打架、抢占人地,强拆人家房子等违法犯罪事实。在陶磊、陶帅违法强拆时,陶磊、陶帅一般都是先允诺给老百姓赔偿房子,要求签合同想多要,陶磊陶帅就会允诺多给几平方或者多收个车库,有老百姓不相信陶磊、陶帅,而是要现金,陶磊、陶帅就不同意,都是让老百姓先把房子拆了再说。陶磊、陶帅在拆房子的时候,事先就没有考虑安置这一块,拆完就放在那里了,被拆迁的老百姓有的是又盖了房子,有的是租房子,还有的是住简易房。另外,在拆迁时,为了加快拆迁进度,陶磊、陶帅安排王坤旋纠集社会闲散人员在场撑场架势。(4)其是陶磊的小弟,帮他架势,让去干什么就干什么,拆迁时其帮着撑场面维持秩序,吓唬老百姓,以此让老百姓同意拆迁,陶磊每月发其伍佰元到一千五百元工资,其有时去,有时不去,去了也是在那玩、打牌。(5)有一次,拆一个老太太的房子,老太太不同意,陶磊就带着其和赵某11等人将老太太架到一边,陶帅就让挖掘机师傅扒房子,挖掘机就一下将老太太的房子拍倒了,老太太就坐在地上哭,骂其和陶磊是强盗。

  8.被告人王磊的供述证实:(1)其从2010年开始跟陶磊干,在陶磊的工地上干塔吊的活,后来逐渐和陶磊、陶帅熟悉了。陶磊前期在“汇金广场”负责带人拆迁,后期在苗窝山上负责开山采石,虽然其不负责“汇金广场”了,但是只要有事,陶帅就会找陶磊解决问题,陶帅就具体负责“汇金广场”工地上的事情。在平时,其和张震、徐宁、王坤旋、赵某11都是跟着陶帅干的,李昌浩、刘升起跟着陶磊干。(2)其跟着陶磊、陶帅干活一些违法犯罪的事情,在张某225粮管所打过许某1,也帮陶帅与王某1打过群架等,陶磊、陶帅要求有事叫其,其必须到场,要其叫人,其就喊人。其帮陶磊、陶帅做这些事情,是因为陶磊、陶帅平时对其很好,其做这些事情是为了帮助陶磊、陶帅争取利益,而且陶磊、陶帅平时对其比较照顾,经常帮其解决困难,陶磊、陶帅兄弟俩揽到工程,工地上的塔吊安装、租赁以及钢结构的活,都是交给其来干,其帮陶磊、陶帅打架出了事情,也是陶磊、陶帅来解决,在与王某1打架后,派出所给其办理了取保候审,是陶帅给其出的3000元保证金。

  9.被告人徐宁的供述证实:(1)跟陶磊干的有李昌浩,刘升起,张某222立,梁某12波等,跟陶帅干的有其与李昌浩、张震、赵某11、王坤旋、郭端永、王磊等。平时,陶帅听陶磊的,陶磊在政府、社会上三教九流的关系都能吃的开,陶帅有什么事情都找陶磊商量。(2)陶帅低价给过其一套房子,平时带其吃吃喝喝,给其烟抽,买衣服,也给一些小钱花。其之所以跟着陶磊、陶帅混,一是出于经济方面的考虑,等小区开盘后,从二人的工程中承包点活干,二是自己也想在张某225镇上混出的点名声,陶磊、陶帅兄弟俩在当地的名声很响,有钱有权,黑白两道通吃,其跟着二人混,他们平时能罩着自己,万一出事也有人能帮其摆平,三是就是出于兄弟义气。

  10.被告人刘化迎的供述证实:其从2009年开始跟陶磊、陶帅干,一直干到“房某桂某1”小区完工。在2009年六七月份,其跟着陶磊、陶帅在干摩尔塑料厂工程的时候,恐吓、威胁对方工人,阻挠施工。之后,在与王某3争抢孟某22变压器厂办公楼工程时参与过殴打王某3,在2012年10月,在“房某桂某1”小区参与了殴打马某1。

  11.被告人董昊陇、陶飞、丁冠军的供述证实:在苗窝山上,陶磊是老大,李昌浩负责管理帐,排老二,刘升起、张某222立、陶飞、梁某12波都跟着陶磊干,陶磊说什么就按照陶磊说的执行,其与丁冠军是最底层干活的,2017年春节后的一天,陶磊召集其与李昌浩、陶飞、刘升起、张某222立、丁冠军在陶磊办公室开会,陶磊在会上作出规定,一是苗窝山上的项目还可以再做一年,大家都要听招呼,不听招呼就得走人,梁某12波就是因为不听招呼被撵滚的,二是安排张某222立和陶飞负责夜里山上的管理,刘升起负责白天山上的管理,三是丁冠军负责带好挖机,四是每天下午两点到五点上山,六点半到七点下山,五是运输石头统一用其车队运输,六是结账统一与李昌浩结账。陶磊讲什么就要求大家讲的去做,做到绝对服从。

  12.被告人卢开封的供述证实:跟陶磊干的有李昌浩、刘升起,梁某12波、张某222立、陶飞。跟陶帅干的有李昌浩、张震、徐宁、赵某11。陶磊、陶帅是这帮人的领头的,陶磊、陶帅二人在张某225镇开发房地产,开山采石头赚钱。

  1.被害人王某3的陈述证实:陶帅在张某225干工地,陶磊在山上开发石头,两个人手底下都有一帮小弟,比如其认识的赵某11就跟着陶帅干,这些人长期跟着陶磊、陶帅在陶磊、陶帅抢工地、争山上石头的时候帮着他们兄弟俩打架,陶磊、陶帅靠打人抢活赚了不少钱,没有人敢跟他们抢,陶磊、陶帅在村里影响恶劣,村里人见了他兄弟俩都躲着走。

  2.被害人张某23的陈述证实:其庄某上有四十多户人家,被陶磊、陶帅违法强拆有三十多户,在拆迁过程中,每次遇到不愿意拆迁的人,陶磊、陶帅就会对其恐吓、殴打,陶磊、陶帅一个电话就能叫几十口人来帮他,这些小伙子身上都是刺龙画凤,看着都不是什么好人。

  3.被害人张某24、王某4的陈述证实:在陶磊、陶帅因为拆迁的事情打了好多人,除了其二人之外还有周某1、王某6等人。

  4.被害人马某1的陈述证实:陶磊、陶帅在张某225很有钱也很有势力,黑白两道通吃,许多工地都是他兄弟俩开发的,工地比较多,经常带一群混混在身边,有什么事就有这些混混出面解决,很多人出门看到他们心里就害怕。

  5.被害人张某25、张某22、胡某1的陈述证实:其原来住的村子里,在没有拆迁之前,村民正常生活,现在村子被陶磊、陶帅拆的乱七八糟,电也不通了,一下雨村里到处都是积水。

  6.被害人王某1的陈述证实:陶磊、陶帅在张某225混,陶磊在山上开采石头,陶帅在山下开发房地产,手底下有一帮小弟跟他们混,其中有王磊、王坤旋、张震和李昌浩,在陶磊承包的山上,以及陶帅开发的“汇金广场”经常带一帮小弟打架。

  7.被害人赵某12的陈述证实:陶磊、陶帅在拆迁张某225五组房屋时基本都是强拆,动不动就带一帮小伙子来打人,老百姓都怕他,其多次向镇政府、派出所反映,都没有得到处理。其与其老婆、儿子、儿媳妇挤住在大田地里的违建棚里,很苦很不方便。

  8.被害人王某5的陈述证实:其张某225后楼五队一共有四五十户人家,后被陶磊、陶帅违法拆迁,对于不同意拆迁的,二人先是威胁、恐吓,没有效果就强拆,有反抗就带人去打,由于陶磊、陶帅的强拆,庄某上好多人都没有房子住,有的人去租房子,有的在土地上搭个简易的小棚子住。

  9.被害人吴某1的陈述证实:在陶磊、陶帅拆迁过程中,其因被威胁而被迫拆迁,被拆迁后一直未得到安置和补偿。一家六口人挤在一处临时的房屋里面居住,村子被拆的乱七八糟,遇到下雨,房子周围有大量积水,生活十分不便。陶磊、陶帅做事霸道、蛮横,只想赚钱,不考虑老百姓的苦难。二人的违法拆迁行为导致村里几十户人家无家可归。

  10.被害人赵某13的陈述证实:陶磊、陶帅在张某225比较霸道,手下有二三十个小青年跟着他们干,在陶磊、陶帅在开发房地产拆迁房屋时,都是强拆,在遇到不愿意拆迁的时候,陶磊、陶帅就带手下的人打人,王某5因为不配合拆迁被打。

  1.证人牛某,4的证言证实:其是棠张某223国土所的工作人员,陶帅开发的“房某桂某1”小区系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违法开工建设,直到建成也没有土地和建设手续。

  2.证人张某28的证言证实:其是棠张某223规划办的工作人员,陶帅开发的“房某桂某1”小区在开工建设时没有任何建设手续,规划办曾多次进行查处上报,但该小区最终还是完成了建设。

  3.证人赵某15的证言证实:其是建管站的工作人员,其知道“汇金广场”是陶磊、陶帅弟俩建设的,广场建设没有手续。其对于他们的建筑也巡查过,也下过停工通知、催办通知,也给区局汇报过,也给镇里汇报过,也给下发了相关通知。但是其也无能为力,最后“汇金广场”也盖好了。

  4.证人马某2证言证实:其系张某225规划办的工作人员,按照正常程序,首先承建方要申请区规划局测量队队准备建设的地块进行测绘,测绘完之后规划局要进行画建设红线,之后承建方向区规划局申请《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建设用地规划许可证》、《选址意见书》,拿到这一书两证之后才能向区建设局申请施工建设。针对“汇金广场”,大概是2012年左右,陶磊弟俩在无任何许可的情况下就开工建设了,在他们开工之后,其部门就不间断的对“汇金广场”进行查处,停供,停电,督促办证后再建设,其部门多次下发违法工程停工通知单,但是陶磊弟俩一看工作人员走,就继续干,就这样停停干干。后来铜山区规划局监察大队对工地进行查处,要求停工,最后也是不了了之,直到“汇金广场”盖好。平时其部门去查处,陶磊、陶帅表面也很配合,但是只要一走,他们就继续干,根本也管不住。

  5.证人张某29的证言证实:正常的拆迁建设首先要由发改委进行立项,之后由土地部门对土地收储,通过招拍挂程序,取得土地证,再办理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及房屋产权手续,陶磊、陶帅在拆迁张某225镇后楼村五组及建设“汇金广场”时并没有相关的手续。

  6.证人张某210的证言证实:陶帅开发建设的“汇金广场”属于违法建设项目。其与张某225镇国土所所长温某,4曾明确告知被告人陶磊,苗窝山上的石头不能开采和外运,陶磊也曾表示自己不会开采。

  7.证人温某,4的证言证实:其是棠张某223国土所的工作人员,陶磊在2016年中秋节和2017年春节分别送给其一张一千元面值的购物卡,后其上交;另外,陶磊还花了一千多元帮其消除违章。

  8.证人徐某,4的证言证实:其是张集村村书记,其配合陶磊、陶帅违法拆迁,陶磊、陶帅请其吃过饭,送茶叶,逢年过节送红酒和水果。陶磊、陶帅允诺房子建好后给其一套房子住。

  9.证人刘某11、邵某1的证言证实:在其与陶磊、陶帅合作开发“汇金广场”的过程当中,陶磊、陶帅安排手下的郭端永和王磊通过打人、插手工地的方式干扰其正常的监理工作,在工地上只有陶磊说了算,陶磊安排小弟强行胡乱管理,目的就是将其驱除出该项目,达到独自控制工地的目的。

  10.证人陈某1的证言证实:陶磊、陶帅的行为太霸道了,他们拆迁不成就强拆,动不动就要恐吓人、打人,老百姓对他们的行为敢怒不敢言。其看这种情况早晚得出事,陶磊、陶帅他们有权有势,跟他们俩在一起的人也不少,在其那一片没有人敢招惹他。

  11.证人刁某,4的证言证实:陶磊、陶帅这帮人就是恶霸,手底下养了一群小弟,都是社会上散混的一些地痞流氓,天天为非作恶,威胁村民,逼迫村民拆迁,导致村民无家可归。

  12.证人张某211的证言证实:陶磊、陶帅这伙人有赵某11、王坤旋、张震、李昌浩等,陶磊、陶帅有打架、斗殴、恐吓人之类的事情,都是由这些人出面解决。每次打架都叫一群人,老百姓都不敢招惹他们。其房子被违法拆掉,一直没有地方住,其曾多次到相关部门反映,一直没有解决。

  13.证人张某212的证言证实:张某225镇五组被违法拆迁了三十余户,这些被拆迁的老百姓的房子,一直没有兑现,导致被拆迁的老百姓只能在自己孩子的家中住,或者租房子住。居住条件非常差,五六年都居无定所。

  14.证人田某1的证言证实:“汇金广场”不是镇政府牵头的项目,是陶磊以自己的名义开发的,陶磊在拆迁过程中,对于不愿意拆迁的,采取语言威胁、恐吓,干扰他人正常生活,甚至强拆打人的方式迫使拆迁户拆迁,其手底下有一群小混混,每次拆迁的时候都带着去,被拆迁的人直到案发都没有房子住。要不租房,要不就住别人家,要不就住简易房,夏热冬冷,生活很差。

  15.证人付某1的证言证实:在陶磊、陶帅拆迁过程中,其父亲不愿搬出,陶磊又安排手下几个小弟将其父亲抬出来,房子拆迁后也没有补偿,现在其父亲已经去世,其双腿残疾,现在连住的地方都没有。

  16.证人张某213的证言证实:在陶磊、陶帅拆迁过程中,村里很多人都反对拆迁,有很多人被陶磊、陶帅打了,其中有张某24、王某4、张某23等人,其房子被拆迁六七年,一直没有获得安置,也没有人赔偿他们费用。拆迁后,其在其儿子家中居住,生活的很拥挤。

  17.证人王某7的证言证实:其拆迁后六七年没有房子住,村子被扒的乱七八糟,环境很差。

  18.证人王某8的证言证实:陶磊、陶帅在拆迁过程中,带了十几个人到其家中威胁其,连哄带骗签了协议。拆迁后,没有赔偿一分钱,也没有安置住处。陶磊、陶帅口碑非常差,是恶霸。

  19.证人付明、付某2、张某214、张某215、刘某15、付某3、田某2、张某216、张某217、王某9等人的证言证实:(1)陶磊、陶帅在拆迁张集镇后楼村五组村民的房屋时,采用威胁、辱骂、恐吓,干扰他人正常生活,欺骗等方式违法进行拆迁。拆迁后直到案发未对被拆迁人进行补偿或者安置,严重影响了村民的正常生活。(2)陶磊、陶帅就是骗子、恶霸,手底有打手,为了自己的利益根本不管老百姓的死活,村里老百姓都害怕他们。

  1.侦查机关扣押的被告人陶磊所记录的账本以及刘升起记录的账本证实:(1)2016年中秋节,陶磊安排人员向张集镇城头村书记李平利及村主任,冠山村村书记及队长,张某225村书记徐某,4及队长,张某225镇国土所温某,4、规划办工作人员以及监管站赵某15、张某225镇政府部分领导,送红酒、水果、购物卡及现金等,此项支出共计42600元;(2)自2016年5月份,陶磊在苗窝山开采石头过程中,安排人员向交警队及张集村、城头村等部门工作人员请客,送烟、现金等。(3)被告人陶磊将苗窝山非法开采的塘渣送往“汇金广场”,用于工程建设。

  2.“房美桂苑”小区部分售房票据,“汇金广场”房屋买卖合同,“房美桂苑”及“汇金广场”小区开发建设、销售情况统计表及情况说明等证实:(1)被告人陶帅、陶磊违法开发的“房美桂苑”小区销售门面房及住宅的销售价格等情况;(2)被告人陶帅、陶磊违法开发的“汇金广场”销售门面房及住宅的面积、销售价格等情况;(3)经统计,被告人陶磊、陶帅违规开发建设“房美桂苑”及“汇金广场”小区商铺及住房面积约40000余平方米,销售金额达4000余万元。

  3.棠张镇跃进村小高层居民楼工程情况说明、棠张镇违法工程停工通知书、规划建设违法案件询问笔录、对跃进村小高层建设管理记录、查处现场照片等证实:被告人陶帅违规开发的“房美桂某1”小区自2010年9月份开始动工建设起,因未经相关部门批准,未取得相关建设手续,违规开发,而被铜山区棠张镇规划、国土等部门多次查处、责令停工、解散工人。

  4.陶磊、陶帅与张集村委会签订的协议证实:被告人陶磊、陶帅分别与张集村委会签订协议,时间内容一致,其所从事的贯通府中路、府东路以及拆迁老镇政府的房屋并进行安置的项目即“汇金广场”项目实际是与张集村委会所签订。

  5.张某225镇老镇政府地块联合改造项目协议书等证实:2012年3月15日,被告人陶磊代表徐州房某2置业有限公司与刘某11签订了联合开发建设“汇金广场”的协议。

  6.徐州市铜山区规划局停工(核查)通知书、行政处罚事先告知书、行政处罚决定书及送达回证、违法建设停工通知书(存根)、违法建设查处情况登记表、张集镇人民政府责令限期停电的函、张集镇违法建设工程联合执法情况、张集镇违法工程强行停工通知书、责令限期拆除违法建筑物及构筑物通知书、现场查处照片,张某225镇建筑管理服务站停工通知书、停工限期补办手续通知书安全隐患整改通知单、建筑施工安全检查汇总表等证实:(1)被告人陶磊、陶帅违规开发的“汇金广场”自2012年7月违法动工建设,未取得相关建设手续,违规开发,张某225镇政府、镇规划办、国土所、城管局及镇供电局等相关部门,多次联合执法,采取断电等措施,责令该违法工程停工、拆除。2013年7月30日,因未批先建,铜山区规划局对被告人陶帅作出罚款1105650元罚款的处罚决定;(2)被告人陶帅在开发建设“汇金广场”过程中存在安全隐患,被建管站查处和整改。

  7.被告人陶磊土地承包协议书、申请“2015年度丘陵山区农业综合开发入库项目申报表”、徐州市铜山区2015年度丘陵山区农业综合开发项目建议书、铜山区城头现代农业示范园规划图证实:(1)2011年10月16日,陶磊以每年9万元的价格承包了张某225镇城头村320亩的山地,承包期为50年。承包用途为种植、养殖、生态采摘、垂钓、休闲娱乐及餐饮度假等;(2)被告人陶磊申请的“2015年度丘陵山区农业综合开发项目”,按照项目要求,其主要内容为种植核桃、大樱桃,杏,葡萄等果树及部分苗木培育栽植,林间养殖等。综上,该项目中不包含任何关于采矿的许可,即被告人陶磊等人系未经许可,非法采矿。

  8.案发后侦查机关拍摄的被告人陶磊承包的苗窝山即其申请的农业示范园区照片及航拍图等证实:被告人陶磊并未按照其申请的项目要求从事农业种植、养殖,而是在其承包的苗窝山上以农业示范园的名义大肆违法开采、出售矿石,造成山体及大量植被破坏。

  9.侦查机关现场扣押的被告人刘升起、李昌浩的2号、3号、4号记账本,徐州市铜山区价格认证中心价格认定结论书,江苏省地质矿产局第五地质大队出具的关于“陶磊等人非法采矿的鉴定报告”及江苏省国土资源厅鉴定委员会专家组审查意见等证实:(1)自2015年10月10日至2017年3月27日,陶磊等人在苗窝山上共计非法开采和销售矿石182222.8吨,矿石价值500余万元;(2)由于陶磊等人的非法开采,造成苗窝周围山区存在崩塌隐患。

  10.徐州市涉法涉诉联合接访中心信访登记表、举报信等证实:张集村村民多次向上级部门信访,反映被告人陶磊、陶帅为违规开发“汇金广场”及违法拆迁张集村村民房屋和强占村民土地,多次殴打、恐吓村民。

  11.2003年张集镇张集村五组分地人口数证实:2003年张集镇张集村五组参与分地人数共计45户,172人,实际人口223人。

  12.张某225镇人民政府关于“张某22张某225村旧庄体拆迁安置方案有关问题的请示”证实:2012年,开发商将张集镇张集村5组51户村民的房屋违规拆除,欲建设集中居住小区,因无相关手续,镇政府进行了查处。但三年多来,51户村民因房屋被拆,安置房迟迟未建设,导致村民多次到区、镇集访,情绪非常激烈。为解决村民实际问题,消除不稳定因素,2016年1月30日,张集镇政府向区政府作出请示,请求补办相关土地、规划手续。

  13.徐州市电视台行风热线栏目、淮海网、西祠胡同网帖等媒体现场报道视频、网页等证实:(1)被告人陶磊、陶帅违规开发“汇金广场”、违法拆迁张集村村民房屋,导致大量村民连续六年居无定所、无家可归,严重破坏了当地村民的生活秩序和生活环境,被电视台、网络等媒体持续报道,造成了恶劣的社会影响;(2)被告人陶磊、陶帅违规开发的“房某桂某1”小区,住房质量不合格,严重影响居民生活。

  1.2009年9月1日,铜山区张集镇西孟村村民王某3、张某218在承建该村变压器厂围墙、车间等工程建设过程中,被告人陶磊、陶帅为争抢该变压器厂后续办公楼工程建设,纠集赵某11(另案处理)、被告人刘化迎及邓某12、陈某1等人至变压器厂工地强行放线退出工程建设,遭到王某3拒绝后,被告人陶磊、刘化迎以及赵某11等人即持木桩、匕首、斧头等追赶、殴打王某3,迫使王某3跳入河沟躲避。被告人刘化迎又持树枝抽打王某3,迫使王某3上岸,被告人陶帅遂将王某3手机摔坏,并对与被告人陶磊、刘化迎、赵某11及邓某12等人共同殴打王某3,致王某3闭合性胸外伤、四肢多处软组织挫伤。

  (1)被告人陶帅的供述证实:2009年的一天,其了解到同学刘某16要在工业区建变压器厂,就提出想承建变压器厂的附属办公楼,当时刘某16提出王某3、张某218已经承建了变压器厂的其他工程,这个工程再交给其不合适,其就向刘某16表态,只要刘某16把工程交给其,其他的事由其来办。因为其想抢王某3在变压器厂的办公楼施工项目干,所以在2009年八九月份的一天下午,其与陶磊、赵某11、邓某12、刘化迎,还有陶磊带来的几个工人就直接到工地上放线阻止后,其与陶磊、赵某11等人一起上去殴打王某3,将王某3打倒在地,王某3倒地时,几个人仍接着打王某3,有用脚踢的、也有人拿东西打的,之后王某3爬起来向河边跑,几个人又一起追,追的过程中,赵某11手里还拿着木撅子,后王某3被逼的跳进河。

http://mamoohouse.com/waiweichuliji/132.html
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QQ微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锟斤拷微锟斤拷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声明|网站地图|
Copyright © 2002-2019 现金彩票 版权所有